Nico

Future fight

曼荼罗:


被安利漫威那个手游future fight后脑洞朵朵开,准备拿来出个系列短漫,这里先挖个洞把脑洞存一存。由于本人语死早,重要的事说三遍:文是好基友灯火码的文是好基友灯火码的文是好基友灯火码的!!


ps由于体裁表达局限,以及个人对角色理解及口味上的差异,此文≠之后漫画的脚本。 好了,我啰嗦完了,上文吧눈_눈




【part  01-05】


大型网游《未来之战》的1服和2服宣布合服了!


1服的最大公会“神盾局”和2服的最大公会“九头蛇”,就谁才是合服后的第一公会,展开了长达半个月的混战。最终,整体实力不相上下的两个公会,决定用单人PK来决定,谁才是新服的NO1。


最终决斗场地——副本“天空之船中枢控制舱”的入口处,神盾局的会长弗瑞,难得对手下露出可以称得上是和颜悦色,甚至可以说是和蔼可亲的表情。


毕竟,他需要鼓舞即将进入副本的手下:“听着史蒂夫,不用紧张,放开打就可以了。你是我们1服最强的盾战士,天生克九头蛇的那些小脆皮。看你新装备的盾,全服防御力最强,我甚至怀疑那些速度型的小崽子能否破你的防。还有你那一身增加命中的戒指、项链、腰带和拳套,只要你逮着了那些小耗子,你的攻击就绝对不会miss。相信以你的实力,一定能为我们神盾局带来最高的荣誉!”


史蒂夫叹了口气,检查了一下托尼特意氪金给他提供的新装备,冲自家上司——不论是游戏中的还是现实中的——耸了耸肩道:“冷静,局长,冷静。我保证,我不会输得。说真的,我一点都不紧张,紧张的是你吧。还有在游戏里,能叫我‘美国队长’吗?还是说你希望我当着公会成员的面,叫你系主任?”


弗瑞用眼角扫了一眼那些“公会成员”:“旺达,洛基,过来给史蒂夫加BUFF。娜塔莎,开好闪避,等旺达加完buff后,让史蒂夫攻击你一下,试试命中。”


于是史蒂夫的学生和同事们迅速围了上来。


史蒂夫再次深深的叹了口气:“局长,请称呼他们为‘猩红女巫’、‘邪神’和‘黑寡妇’。我不想在游戏里,还感觉自己坐在学校的办公室里。”


 


入口的另一边,九头蛇的会长皮尔斯也在鼓舞自己的手下:“拿出干劲来,叉骨!你好歹是个健身教练,总比那些小白领要熟悉格斗技巧。我们这次一定要把神盾局那些家伙打趴下!”


叉骨觉得自己都快哭了:“可是我不论在公会战还是单挑中,都没有赢过美国队长啊。”


皮尔斯把芯片卡塞入叉骨手中,表情严肃的拍拍他的肩膀:“叉骨,就算你不相信自己的技术,也要相信自己的这身装备。何况,难道你希望我们九头蛇以后到哪儿都会被玩家指着说,看那些傻逼,氪金都打不赢吗?”


叉骨觉得自己的眼泪真的要下来了。但在这个关键时刻,他敏锐的注意到了眼角的系统提示:“你的好友冬日战士已经上线。”


“会长!我们能赢!”叉骨一把抓住皮尔斯的手,激动的声音都有点发抖,“冬日战士上线了!!”


随着他的话音响起,周围的九头蛇成员也发出此起彼伏的欢呼。高等级的能力者甚至已经拿出召唤水晶,开始呼唤传送门,打算直接把刚上线的公会最强战斗力拉过来。


皮尔斯脸上也露出了抑制不住的喜悦之色。他勉强控制着自己,才没像其他成员那样失态的发出欢呼声。但当他看到许久未见的黑衣男子步出传送门时,他终于忍耐不住,大步走上前去。


“你来的正是时候,冬日战士!”皮尔斯神采飞扬的一指已经站到了控制舱门口的某肉盾,“打倒你的敌人,为九头蛇带来胜利吧!HailHydra!”


冬日战士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,将视线转向了叉骨:“我好不容易完成了竞标方案,想上游戏放松一下,结果你们就是这样让我放松的?谁来给我解释一下现在这个状况。”


叉骨一脸要给他跪下的表情,飞速扒下了全身的装备,点了冬日战士申请交易:“詹姆斯,求你了,帮兄弟个忙。我们经理没啥其他爱好,就喜欢制霸全服。我要是上场了却被美国队长干翻,这个月的奖金恐怕就要泡汤了。”


巴基抿着嘴考虑了两秒钟,点了取消交易。他拉上面具遮住半张脸,转身向控制舱门走去。


在他背后,叉骨还愣愣的没回过神来:“那个,装备……”


巴基没有回头,只是朝他摆了摆手:“不需要。我又不是那种需要氪金才能赢的技术渣。”


叉骨觉得自己的膝盖都碎了。


不过,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。


 


既然决斗双方人员都已到场,那么无需多言,弗瑞和皮尔斯同时申请了决斗许可。系统女声响彻全服。


“神盾局和九头蛇申请了决斗。双方各出一人,在天空之船上一决胜负。首先取得天空之船控制权的决斗方,其所属公会即为本世界的第一公会。决斗参与者:神盾局——美国队长;九头蛇——冬日战士。现在,决斗开始!”


随着系统声落,史蒂夫和巴基同时被传送进了天空之船的中枢控制舱。


 


传送带来的晕眩感普一消散,史蒂夫就立刻将盾挡在身前,做出了防御动作,并迅速打量身边的环境。距他10米开外的地方,九头蛇的那个冬日战士正略显迟缓的没入围的背景中。


史蒂夫的嘴角翘了起来。哇哦,弗瑞说得对,九头蛇都是些爱用速度型的小脆皮。看他直到现在动作都略显僵硬,应该还没完全摆脱晕眩状态,体质肯定不高。对方一上手就是速度型战士最爱用的纳米迷彩隐身衣,这个应对不能说错。毕竟当大部分玩家回过神来的时候,一般速度型玩家都已经隐身完毕了。但九头蛇的小脆皮肯定不知道神盾局的第一肉盾,究竟将自己的体质点到了多高,对所有玩家都存在传送晕眩,对史蒂夫来说几乎等于不存在。


那么这个时候,最应该干的事,当然就是~~


史蒂夫笑容满面的摸出托尼新赞助的氪金道具,干净利落的砸在两人之间的地面上。随着他的动作,周围的背景忽然扭曲了一下,史蒂夫背后的空气仿佛震动了一下,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。隐身状态被破的冬日战士皱着眉想要后退,但却陷入了晕眩状态无法动弹。


史蒂夫笑的更开心了。所以说,他最擅长应对速度型战士了。


 


中枢控制舱外,隔着玻璃围观决斗的娜塔莎已经尖叫了起来:“色散阵列干涉器!”人人都知道色散阵列干涉器是肉盾对隐身流的最大利器。但这种贵的离谱的一次性道具一般都是用在守城战中。没想到他们神盾局也有那么土豪的一天!


不远处的九头蛇人群中,叉骨比娜塔莎叫的还要大声:“神盾局不是号称不氪金的吗?为什么会有色散阵列干涉器?!”


皮尔斯顿时将目光转移到他身上,示意他解释一下。


叉骨的声音明显抖了一下:“呃,色散阵列干涉器能随即转换周围环境的光谱,可以造成纳米迷彩服失效。对了由于光谱快速转换,会不分敌我晕眩周围所有玩家,晕眩时间视体质高低决定。所以,一般适合用来对付……”


适合用来对付冬日战士这种爱隐身的速度型战士。他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。


 


太大意了。再次被迫晕眩的巴基默默的反省了一下。没想到色散阵列干涉器这么贵的付费道具居然会被用在单人决斗中。他随手卸下了纳米迷彩装备,换上了增加攻速和少许体质的带护甲皮衣套装,转了一下手中的高周波震动粒子切割匕首。既然不能靠偷袭取胜,那么就强攻吧。


随着体质的增加,晕眩时间瞬间归零。巴基矮身贴地,动作轻巧的简直像滑行一样,瞬间冲到史蒂夫身侧。他飞速用左手架开史蒂夫的盾,右手的高周波震动粒子切割匕首顺着作战服的缝隙,插进了史蒂夫的腰间。


要害攻击命中,史蒂夫的血条瞬间下降了四分之一。但他一点也不惊慌,甚至还有心情对着巴基微笑了一下。


“抓到你了。”他笑着说道。


巴基被史蒂夫笑的一惊,刚想后退,却发现匕首居然被对方的肌肉死死夹住,完全无法抽出。他当机立断松手放开匕首,不料史蒂夫已经弯腰伸手,一把将他锢在怀里。


“抓到你了~”他再次强调道。


巴基皱着眉尝试着挣扎了一下,但史蒂夫的手臂锢住了他的前臂,手掌紧紧的按住他的后腰,导致他的双手除了手腕能动,其他什么动作都做不了。


也许他可以尝试头槌……


巴基看着史蒂夫头上的面具,决定放弃这个主意。在不用武器的前提下,他破不了对方的防。


对了他还可以尝试断子绝孙踢……


否决,游戏中没有这个要害攻击。而且这个攻击有点挑战他的下线。


巴基动了动手腕,最后还是决定握住之前被放开的匕首,尝试能否继续追加攻击。


然后他就靠着手腕那点微弱的力道,拔出了匕首,并在此将它捅进了对方的腰间——虽然由于力度不足,匕首只捅进了很短一部分。


史蒂夫却没有对巴基这勉强算是平砍的攻击做出回应。他只是认真的打量着巴基的脸,一脸苦思冥想不知道在回忆什么。这奇怪的反应让巴基也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砍下去。这个叫美国队长的玩家不会是犯了什么奇怪的病吧?


但这是,对方忽然一脸恍然大悟,欣喜的叫道:“吧唧!你是吧唧对吧!”


巴基二话不说,接着一刀捅了下去。谁他妈是吧唧!


“超级战士血清!”看着血量随着巴基一刀刀的捅腰缓慢下降,史蒂夫立刻开了回血技能,“嘿,巴基,你还记得我吗?我是史蒂夫呀,你家隔壁邻居。可惜在我六岁的时候,你就搬走了,我可想你了。”


巴基计算了一下对方的累积伤害,继续一刀捅了下去。


“没用的啦,吧唧,我用了超级战士血清,回血速度翻4倍,你现在的攻击伤害都不够我的回血速度呢。”


巴基将匕首再次捅进史蒂夫腰间,并尝试通过扭动匕首扩大伤口截面来增加伤害。


“对了,吧唧,本来我还想抱住你之后,用爆雷直接来个范围攻击呢。当然现在肯定是算了。”


巴基觉得自己都快眼神死了,他郁闷的冲史蒂夫大吼道:“谁他妈是吧唧!!”


同时响起的还有系统女声。


“由于决斗双方长时间无攻击伤害累加,故判断本次决斗终止。决斗双方均未死亡,故本次决斗以累计伤害判定,九头蛇的冬日战士获胜。”


随着系统的获胜判定,史蒂夫对巴基的束缚瞬间失效。巴基一脚踹开史蒂夫,立刻选择了退出副本。他决定要离这个喜欢自说自话的家伙远一点。


系统女声在他离开副本后再次响起。


“由于决斗双方均未将芯片插入天空之船的中枢控制,天空之船的控制权仍然归于上次副本的获胜方——神盾局。故判定,本次副本,九头蛇失败。获胜方为神盾局。本世界的最强公会为神盾局。”


“啊?”这是沉着脸已经开始考虑该如何找回场子的弗瑞。


“啊??”这是已经指挥手下高呼“Hail Hydra!”的皮尔斯。


“芯片?”这是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巴基。


“芯片!!”这是终于想起自己忘了什么的叉骨。


 


未来之战第一公会的盛名终于花落神盾局,但决斗带来的巨大反响却远远没有平息。


“史蒂夫!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!!你把这次关于公会排名的决斗当成儿戏了吗?!要不是九头蛇的那个冬日战士莫名其妙的出了漏子,现在成为第一公会的就是九头蛇了!!那个时候,你对得起我们公会,对得起校董花在氪金道具上的那些钱吗???”


神盾局的公会大厅内,弗瑞唾沫飞扬的冲着自己的昔日爱将怒吼。


“你看你,有色散阵列干涉器晕人,开个大陆架振荡器无区别杀伤,再加上你的超级战士血清回血,多好的一套作战流程!结果你呢?大陆架振荡器也不开,就那么呆站着任由自己被个速度型战士用匕首平砍!!你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?!”


相比弗瑞的气急败坏,史蒂夫却笑得极为开心:“嘿,弗瑞,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吧唧一摘下面具,我就觉得他好眼熟啊。然后当看到他他用匕首捅我时的那个弯腰下刺的动作,还有被我抱着想要用脑门撞我的表情,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,那绝对就是吧唧~~”


弗瑞被史蒂夫的笑脸气的话都不会说了,仿佛牙痛一般一字一句的道:“我、没、问、你、这、个!!”


“啊,那你是问我呆站着被吧唧用匕首平砍的事吗,弗瑞?没想到你居然这样看我!我在你眼中就这么傻吗?”史蒂夫一脸的痛心疾首,“我是在和吧唧叙旧啊!”


弗瑞觉得自己气都快喘不上来了:“所、以、说、谁、他、妈、是、吧、唧!!”


站在一旁当了半天背景的山姆立刻举起一只手:“嘿,boss,我知道这个吧唧,史蒂夫打篮球比赛一打输,就喜欢在办公室怀念他的初恋小情人。我总认为史蒂夫口中,那个还没上小学就酷帅到没朋友的完美男孩,绝对是他的臆想。没想到我的专业眼光也有失效的一天啊。”


“嘿,山姆,吧唧才不是我的臆想!他是真的……”


娜塔莎也迅速举起一只手,打断了史蒂夫的发言;“boss,我也有信息提供。史蒂夫打球扭伤腰来找我的时候,总爱抱怨长大了就没有吧唧把他抱到医务室了。当然,我也认为那是他的臆想。小学生可抱不动同龄的男孩子。女孩子也抱不动。”


史蒂夫哀怨的看了娜塔莎一眼:“嘿,娜塔莎,我告诉过你,我小时候很瘦弱……”


娜塔莎回瞪了他一眼:“除非你瘦弱成一只猫,不然小学生绝对抱不动你!而且你现在也没强壮到哪儿去!”


布鲁斯和克林特也纷纷举手表示,自己听史蒂夫说起过那个“吧唧”,但那种不真实到仿佛童话世界里的小王子一般的小男孩,他们觉得史蒂夫很有想象力。


“你知道,3~4岁的儿童总是喜欢幻想自己拥有一个别人看不到的朋友。”布鲁斯拍拍史蒂夫的肩,“你说过他在你6岁的时候搬走了,我以为你是在隐喻自己长大了,不再需要这个虚拟的朋友了……”


史蒂夫的眼神更哀怨了:“可是,吧唧是真的存在的呀,你们不都看到了吗。”


娜塔莎立刻指出了他的逻辑漏洞:“不对,那个冬日战士可没承认他是你所说的那个‘吧唧’。所以果然还是你的想象吧。”


群众们纷纷表示自己的眼睛是雪亮的:“对对,他打你打的可狠了,所以‘吧唧’什么的绝对是你的想象!”


沉默许久的弗瑞终于忍无可忍,一拳砸在墙上:“女士们,先生们,现在是讨论‘吧唧’是谁的时候吗?!”


布鲁斯立刻诧异的看着他:“当然了,弗瑞。‘吧唧’的真假可是关系着我们同事的是否有心理疾病啊。”


群众们再次纷纷响应:“对对!所以为了史蒂夫的心理问题,我们有必要确认,九头蛇的这个冬日战士,是否就是史蒂夫所说的那个‘吧唧’!”


 


而在九头蛇的公会大厅,另一场腥风血雨正在悄然而至。


“冬日战士!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!!你把这次关于公会排名的决斗当成儿戏了吗?!你都干掉了那个号称神盾局最强肉盾的美国队长了!那为什么不把芯片插进控制中枢里!!输得这么乌龙,你对得起我们公会,对得起为了这场胜利奋斗那么久的同僚们吗???”


眼看着就要到手的最强公会之名就那么飞走了,皮尔斯觉得自己居然没有气的心肌梗塞,都是多亏了叉骨每周坚持督促自己健身。


“九头蛇的同僚们为了公会,连着半个月,天天都在和神盾局展开艰苦卓绝的斗争!而你呢!!别说半个月,恐怕都有一个月没参加过公会活动了吧?!无组织!无纪律!你的等级,你的装备,都是叉骨带着公会同僚,辛辛苦苦日日夜夜连轴转才帮你刷出来的!你就用这种态度来回报公会吗!!”


巴基瞄了眼努力缩小存在感的叉骨,慢吞吞的道:“我记得,布洛克拉我玩这个游戏的时候,我已经说明了由于工作原因,我无法保证出勤率和在线时间。当时你向我保证,游戏人物的等级和装备由公会提供,我只需要在空闲时间,用自己的格斗游戏技巧,帮你们赢得比赛和工会战就可以了。难道不是这样吗?”


皮尔斯怒拍写字台:“那你赢了吗?!你只要把芯片插进控制中枢里就可以了!为什么不做!!你你你!究竟有没有把公会放在眼中?!”


巴基面无表情的看着皮尔斯:“所以,芯片是什么?”


一旁的叉骨颤颤巍巍的插了个嘴:“经理,都是我的错,我没把芯片交易给詹姆斯……”


皮尔斯被手下的塌台气的青筋都爆了起来:“叉骨!那么重要的道具!为什么不给他!!”


巴基稍稍回想了一下,恍然大悟:“啊,原来那个时候你不是想交易我装备,是想交易芯片啊。抱歉,我还以为你是不相信我的技术,非要我用氪金道具呢。”


皮尔斯气的手都在抖:“你你你!你还敢看不起氪金!要不是叉骨带着人没日没夜的帮你刷装备,你也得氪金!!”


巴基将怜悯的眼神转向叉骨:“我以为,为了区区一个网络游戏,就日夜颠倒昼夜不分,那不是在玩游戏,那是在被游戏玩。”


叉骨觉得自己膝盖碎了一地。


皮尔斯气的一把掀翻了写字桌:“滚滚滚!无组织无纪律的家伙!九头蛇不适合你!”


巴基一脸认同的点点头:“的确,我也认为九头蛇不适合我!”他抬起手,做了一个点击的动作。


九头蛇公会大厅内响起了机械的系统声:“冬日战士已退出九头蛇。”


“……啊?”来自剧情发展太快,没跟上节奏的叉骨。


 


 


“不!詹姆斯!你不能这样!”反应过来的叉骨哀嚎一声,一把抱住了巴基的腿:“你不能离开我!”


巴基不为所动,毫不犹豫的一脚把他踹开:“台词错了。我不认为我们的关系有亲密到这种程度。”


叉骨蹲在地上满脸委屈:“詹姆斯,我是说真的,你真的离不开我。你看,你从来都是一上线就去PK,杀戮值都涨的超界限了,平时不待在公会的时候,连城里都进不来,一进城NPC就追着你砍。搞的你只能蹲野外,要点补给都得密我给你送。下副本还得找能力者开传送门拉你过去,连传送点你都走不了。你说,如果没我,你该怎么办啊。”


巴基对叉骨的哀怨还没做出任何反应,皮尔斯已经哈哈大笑起来;“叉骨,说的太好了!没有我们九头蛇,冬日战士就什么都不是!哼哼,让你没组织没纪律,从不参加工会活动,说消失就小时,从来不跟我请假!系统,把他给我扔出公会大厅!九头蛇从此以后拒绝冬日战士进入!”


随着皮尔斯的命令响起,巴基眼前一黑,就已经被传送出了九头蛇的公会大厅,出现在了九头蛇公会的大门口。往日一直向他敞开的大门,现在却紧紧的关闭着,看的巴基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
“身为上位者,却如此没有容人之量,看来九头蛇这个公会也只能到这种程度了。不过,现在也不是说这种风凉话的时候了。”巴基抬头看了看公会的屋顶,心里估算了一下高度,脚下用力一蹬,在墙角和窗台处两次借力,就蹿上了屋顶。身后刚才他站着的地方,不知何时已经被城里的守卫NPC包围了,其中有些远距离攻击型NPC已经拿出去摆出了瞄准的动作。


巴基迅速翻到屋脊的另一边,躲开NPC的乱枪。他将手搭在眼眉上方,四下观察着大街小巷中NPC的动态,结合着区域地图开始考虑出城的路线。可惜,对于几乎从来没有在城里逛过的超级大红名而言,除了得出直接走屋顶,直线距离最短这个结论以外,巴基并不认为自己能想出什么更有效的逃离方案。


“那么,就直接走屋顶吧。虽然不太了解城里的势力分布,但只要知道两点之间,直线距离最短,这就够了。”巴基照着地图,找了个离自己最近的城门,就在屋顶上一个助跑,跳到了对面房子的屋顶上,朝着城门方向靠近。


在他下方的街道上,警卫NPC汇成的大军正跟着他浩浩荡荡的前进。




神盾局的公会大厅中,众人的话题已经彻底歪到了史蒂夫的精神状态是否正常上了。所以当嘈杂的脚步声在窗外响起时,史蒂夫第一个冲到了窗前,一副对突发事件很感兴趣的样子。


“听这脚步声就知道,肯定又是哪个不怕死的红名跑城里来找死了。”努力想把话题再歪一次的史蒂夫,异常热情的对同事们讲解起来,“正常情况下,只有城里的巡逻兵才会跟着红名追,而且追一会儿离自己的巡逻地段太远以后,就不会在追了。现在那么多NPC在追着那个红名跑,估计不仅巡逻兵,连各处的守卫都跟着他跑了。真不知道这红名的杀戮值到底有多高。”


他饶有兴趣的从窗口探出头去,在看见从窗下一晃而过的黑色人影后,顿时叫的像刚被踩了尾巴的猫,一个翻身就从窗口跳了出去。


“吧唧!!!”


山姆默默的看着还在摇晃的窗扇,回头问娜塔莎道:“如果我没听错的话,史蒂夫刚才叫的是‘吧唧’?”


娜塔莎也看向摇摇晃晃的窗扇:“我现在可真有点担心史蒂夫了。你说他这看谁都是‘吧唧’的毛病到底是咋回事啊。”


布鲁斯有点犹豫的看了弗瑞一眼:“要不,我跟着史蒂夫去看看?”


弗瑞沉默了一会儿,否决了布鲁斯的提议:“不,布鲁斯,你不用去,半个小时后要开始公会活动了。”他朝在场的人竖起了食指,挨个点了点,“谁也不许缺席。”


 


巴基在屋顶上飞速前进,没多久就冲出了城门。身后的NPC有的跟上,有的离去,人数变得越来越少。但在他又跑出3公里后,身后的人数却没有继续减少。


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看着所剩无几的体力,巴基皱着眉头想道。速度型的体力值本来就不高,加上本个月没上游戏,体力药水也所剩无几了。如果不在体力消耗完之前摆脱这些NPC,那他就只能落个被围殴致死的下场了。


“……吧唧!吧唧!”


眼看体力值就要到达临界点,巴基又掏出一瓶体力药水灌了下去。迅速回满的体力值让他稍许有点心情,去关注身后一直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。


然后在他回头看了一眼后,曾经的九头蛇第一战士卡住了。


夭寿啊!这满眼的穿着蓝色紧身衣,头戴小天使翅膀头盔的诡异NPC是怎么回事啊!打头的那个居然还会大喊“吧唧是我啊!”当十几个蓝色紧身衣NPC动作整齐划一的朝他扔出手中的盾牌时,巴基立刻被这满满的视觉冲击震惊了一脸。


“我果然是熬夜过头,居然都看到重影了。”


“嘿,吧唧,我是史蒂夫啊!”唯一不进行物理攻击的蓝色紧身衣,还在持续对他进行精神攻击。


“……而且还幻听了。”


直到被十几个红蓝白相间的盾牌砸翻在地,巴基都没从强大的精神攻击中缓过劲来。打倒了红名的NPC们干净利索的回城了,只剩下史蒂夫一个人蹲在倒地不起的竹马身边,继续絮絮叨。


“……吧唧,你不记得我了吗?我们小时候住隔壁的,天天一起玩。你打球打的可好了,不像我,老是受伤。不过每次我受伤的时候,你都会送我回家~”


巴基看着面前鲜红的系统提示:“请选择回城(监狱),或等待复活。”,密了叉骨。


“我死了,来拉我。”


叉骨迅速回了他:“公会活动中,结束后马上就来!”


巴基不高兴的抿着嘴。叉骨不能来=他要继续接受魔音灌耳。也许他可以选择回城……


看了眼自己999999+的杀戮值,巴基决定还是撑到叉骨来拉他。


“……每次你送我回家,我妈妈都可高兴了。她会烧她最拿手的蔬菜汤请你吃,里面放了好多番茄酱和奶油,你可喜欢吃了,能吃好多,就是喜欢把胡萝卜挑出来。”


“啊,你妈妈是叫……萨拉?她的奶油蔬菜汤很好吃,让我半年胖了5斤。”巴基觉得自己好像回忆起一些东西,“对了,她做的苹果派很好吃,还有姜饼。我每次上门,她都会塞给我满满一口袋的零食。”


如果史蒂夫有尾巴,那它现在一定摇的像个螺旋桨:“对对,妈妈最喜欢你了。吧唧,你想起来了?”


巴基把视线转到史蒂夫脸上,认真打量了会儿才不确定的道:“你是……萨拉阿姨的儿子?就是那个明明做什么都很废柴,却总是一副很拽模样的豆芽菜?”


“……我没有。”史蒂夫弱弱的为自己辩解。


“打架特别弱,还总爱往大孩子身边凑,结果被打的更惨。我记得你因为个子小,还往鞋子里塞报纸。”巴基上下打量了一下史蒂夫的人物造型,恍然大悟道,“所以你在游戏里才选了身材高大体格强壮的力量型人物?”


“……因为吧唧你在那边嘛。”史蒂夫的声音更弱了。


翅膀唿扇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。山姆扇动着机械翼,缓缓降落在不远处。


“呃,不用理我,你们继续”他满脸尴尬的举着手中的卷轴,指了指史蒂夫:“我只是被某人要求,来送东西的。马上就走。”


 


 


“不不不,山姆,先别走!”史蒂夫手指一点,同意了山姆的交易申请,“我正好有事问你。”


山姆一脸警惕的看着还趴在地上的巴基——仿佛他随时可能跳起来,把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路人一刀干掉——坚定的拒绝了他的同事:“史蒂夫,有事你可以发邮件问我。我还要参加工会活动。弗瑞可是被你说走就走的举动气的够呛,放话说谁都不能缺席的。要不是你哭爹喊娘的求复活卷轴,我也不会偷偷溜出来了。但是现在,我必须走了。”


史蒂夫双目呆滞的看着他,仿佛被同事的冷酷举止打击到了一样。但就在山姆于心不忍,打算再安慰他两句的时候,他却忽然冲着山姆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;“嘿,没事了,山姆,你不用急着走。我告诉弗瑞说,你来给我送复活卷轴,没空参加工会活动。”


山姆被史蒂夫厚颜无耻卖队友的举动惊呆了,抖着手指了他半天也没说出句话来。倒是地上同样被他的无耻惊到了的巴基继续恍然大悟:“难怪你总是被打。”


史蒂夫无所谓的一耸肩:“没事,他打不过我。”


被迫接受事实的山姆阴森森的看着他:“仅限游戏里。”


于是巴基得出结论:“看样子在现实社会里,你还是个弱鸟。”


史蒂夫被他打击的咳嗽了两声,装模作样的说:“你可以换个词形容,比如文质彬彬之类的。”他迅速抖开了复活卷轴,开始读条,顺便转换了话题,“对了山姆,我还告诉弗瑞说,我打算把九头蛇的前第一战士拉进神盾局,需要你提供一些信息,所以暂时没法放你去参加公会活动。弗瑞已经同意了。”


他看看山姆呆滞的表情,挑了挑眉:“哦,看来你已经收到通知了。”


“等一下。”听了半天废话还是没被拉起来的巴基觉得自己找到了关键,“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要加入神盾局。”


“所以我才说是‘打算’啊。”他的竹马理直气壮的反驳道,“不过这不是重点。重点是你不能没有我啊,吧唧!”


巴基对着屏幕上的“美国队长准备复活你。接受/拒绝”,手指微微一抖,就从“接受”移到了“拒绝”上。


“……因为你红名红的都快黑了,无法进城,无法副本,无法传送。”山姆看到复活卷轴的光圈已经消失,巴基却还是没起来,觉得自己get到了对方的想法。但作为一个优秀的职工,虽然有猪队友拖后腿,他还是想努力完成上司给的关于“拉前九头蛇第一战士入会”的任务。


史蒂夫被吧唧的“拒绝”稍许打击了一下,不过他迅速振作起来,点了山姆要求再来一张复活卷轴。


山姆坚定的拒绝了他,选择亲自对巴基使用复活卷轴,以防对方再次手抖:“你看,在没有公会的情况下,你无法练级,无法补给,甚至可能招来做通缉任务的玩家。所以……”


“所以山姆,我们来帮吧唧洗红吧。”史蒂夫愉快的接上了他的话。


山姆深吸几口气,终于忍住没砸了卷轴。他努力恢复了一下心态,才仅仅是吼了对方而不是中断复活去PK自己的同事:“所以我们应该邀请他加入神盾局啊!!!这不是你提出的建议嘛!!!!”


“只是‘打算’而已。”史蒂夫用真诚的眼神回应他,“不过这不是重点。重点是,请告诉我该如何帮助吧唧清洗完他的杀戮值。”


“进监狱待着,1小时可以洗去1000点。”仍然趴在地上的巴基提出提出了方案一,“布洛克有告诉过我,可惜我的杀戮值是999999+。”


终于抖完复活卷轴的山姆吹了个口哨:“哇哦,也就是说你要在监狱里蹲上一个半月才能出来啊。”


这次,巴基面对再次出现的系统提示“猎鹰准备复活你。接受/拒绝”,选择了接受。


同样觉得方案一不可行的史蒂夫继续向山姆提问:“那么除了蹲监狱,还有什么其他方法吗?”


山姆立刻提出了方案二:“除此之外,也可以选择做赎罪任务,击败进攻地球的外星人军团之类的。史蒂夫,你好歹也是个老玩家了,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?”


史蒂夫正气凛然的回击了他:“像我这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为什么要懂这个?”


无端躺枪的巴基默默的看了他们一眼。


显然,史蒂夫并没有读懂对方眼神里的嫌弃。他转向巴基,眼神发亮,兴致勃勃的提议道:“对了吧唧,你的装备持久应该快归零了吧,消耗品也不多了吧。不如就让我带你去做任务吧。”


山姆觉得自己已经没力气生气了。他叹了口气,有气无力的拍拍史蒂夫的肩膀道:“史蒂夫,赎罪任务都是单人任务,只能由本人完成。你就算跟去也只能算抢怪。”


“哎?不会吧?”史蒂夫不可置信的叫了起来,“我还想多陪吧唧聊聊天叙叙旧呢。”


对聊天叙旧完全不感兴趣的巴基看也不看他,直接询问山姆道:“猎鹰,你也是速度型战士吧。”在得到肯定回答后,他点了山姆申请交易,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放进了交易栏,“给我适合速度型的装备和药水。”


虽然觉得他的举动像打劫多过像交易,但山姆还是同意了他的交易,将他觉得巴基用得上的所有装备和药水都放进了交易栏。即使如此,他还是觉得非常不好意思。


“抱歉,我身上的装备数值不是很高,药水也带的不多。要不,我回城再去买一点?”他向巴基建议道,“你可以先去做任务,让史蒂夫跟着你就行了。我买好补给后,可以顺着他找到你。”


巴基态度诚恳的回绝了他:“谢谢你的好意,猎鹰。”他一刀背砸翻了不知何时已经蹭到他身边的史蒂夫,“但你只要把他带走就可以了。”


所以史蒂夫就哀哀怨怨的跟着山姆走了?当然不!他直接扒了山姆的护目镜占为己有,远远的跟在巴基身后。


“所以你的帅小伙进度如何了?”山姆无所事事的坐在史蒂夫身边,已经放弃要回自己的装备了。


史蒂夫努力调整着护目镜的放大倍数,一边计算了一下今晚出现的骚扰人群:“嗯,应该是第五只猎杀者小队了。这人数加在一起得有快20人了吧?”他气呼呼的扯下护目镜,没再看吧唧势如破竹的屠戮猎杀者,而是鼓着腮帮子和山姆抱怨道,“怎么就那么多猎杀者啊?这一晚上下来,吧唧做任务清的杀戮值,都不够他杀人涨的杀戮值多啊。”


山姆眼神奇怪的看了他一眼:“说的好像你没做过猎杀者一样。平时有通缉任务的时候,你也做的很开心啊。”


史蒂夫无辜的回视了他一眼:“但他们不是吧唧啊。”


山姆再次无言以对,只能顾左右而言他:“啊,那些做通缉任务的团灭了。哦,你的吧唧过来了。”


史蒂夫立刻从地上蹦了起来,朝着巴基迎了上去:“吧唧,做任务辛苦了~休息一下吧。药水还够吗?我这里还有很多哦。装备要不要修一下?耐久还够吗?”


巴基一脸不高兴的抿着嘴,选择向史蒂夫和山姆共享了一部分人物信息。


史蒂夫看着还是999999+的杀戮值,难得卡壳了。


山姆则是看着巴基,欲言又止。虽然洗红还有第三种方案,但他觉得代价有点大。如果不是未来之战每个人只能绑定一个账号,他都想建议巴基重练一个号了。


而巴基已经说了出来:“做任务消除杀戮值并不适合我,那就只剩下最后一种方法了。”


他将身上的战术背心、迷彩服、马丁靴、露指手套全都脱了下来,只穿着游戏基本配置的背心短裤,光着脚踩在草丛里,看着史蒂夫道:“那么史蒂夫,你可以帮我吗?”


“啊?”史蒂夫有点不知所措。幸福来得太快,他还没做好准备。不过他还是凭着本能回答道:“当然,吧唧,我愿意尽我所能的帮你!”


 


这次不知所措的反而成了巴基。他用脚趾蹭着地上的草叶,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。史蒂夫也不催他,默默的在他身边专注的看着他,等着他说下去。


“咳咳。”山姆咳嗽一声,提醒着自己眼含春水、面带桃花的同事,“我想冬日战士的意思是,他想通过掉经验来消除杀戮值。他希望由你来。”上帝啊,他真不想知道史蒂夫在想什么,虽然他觉得自己能想到。


史蒂夫一秒钟从眼含春水变成了眼含热泪:“我愿意,吧唧!相信我,我技术很好的,绝对一招KO,不会浪费你的时间!”


巴基看上去有点不好意思,露出略带歉意的笑容:“我知道,史蒂夫。我没穿装备,以你的战斗力打现在的我,只要不miss,肯定可以一招KO。只是,我现在身上一分钱也没有,复活用的卷轴并不便宜,何况我还需要那么多……”


“这不是问题!”史蒂夫立刻打断了他,神采飞扬的道,“我有两个学生都是能量系的,让他们来复活你就可以了。免费的,不要钱,随叫随到!吧唧你稍微等下,我马上叫他们过来。”他冲巴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,走到一边去密旺达和洛基。


山姆看着他走开,耸了耸肩问巴基:“如果我没记错,死一次可以减少1000点杀戮值。”


巴基点了点头:“据我所知,的确是这样。”


山姆嘴角抽了抽,继续问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,死一次差不多会掉本级所需经验的10%。”


巴基继续点头:“没错。”


山姆夸张的露出震惊的表情:“哇哦,那你要被杀到1级了。”


巴基诚恳的看着他:“没关系,都是布洛克练上去的。”


即使事不关己,山姆还是被哽了一下:“……一千多次呢。”哪怕一招KO再用技能复活,累积一千次也要好久。“史蒂夫和洛基也就算了,要旺达通宵,她可是会生气的。她的黑眼圈已经够严重了。”


巴基看上去更加不好意思了,他有点犹豫的建议道:“……抱歉,所以我想是不是用复活卷轴会比较好。”


虽然很对不起旺达,但山姆仍然决定说实话:“用复活卷轴需要的CD时间可比用技能长多了。真要用卷轴的话,史蒂夫这个周末都不要想睡觉了。”他提醒道,“我是不知道史蒂夫小时候是个啥样子,但他现在也不算很强壮。一个周末不睡,他周一肯定不用来上班了。”


巴基把脑海中5岁时的史蒂夫放大几倍想象了一下,觉得对方说的非常有道理。但还没等他提出新的建议,史蒂夫已经兴冲冲的跑了回来。


“嘿,吧唧,我把洛基和旺达都叫来了。让他们俩轮流复活,一个晚上绝对洗白你。”


巴基把面前这个笑的仿佛金毛猎犬的男人,和记忆中那个羸弱的小男孩又做了次对比,改变了主意:“史蒂夫,你有加我入工会的权限吗?”


“啊?哦!有!!”


史蒂夫迷茫的看了眼巴基,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愿意加入神盾局,但还是高兴的向他提出了邀请。


“美国队长邀请你加入工会‘神盾局’。接受/拒绝”


巴基看着面前的系统提示,毫不犹豫点了“接受”。


三秒钟之后,他收到了工会频道的爆炸式骚扰。


黑寡妇:“冬日战士!是九头蛇的冬日战士啊!!居然加入工会了?史蒂夫你是怎么说服他的???老板快给史蒂夫加薪啊!!!!”


浩克:“所以他真的是史蒂夫说的那个吧唧?太好了,我们的同事没有精神方面的隐患,真是值得庆贺。以及,欢迎冬日战士加入工会。”


邪神:“欢迎新人。以及,史蒂夫,还需要我们过去吗?冬日战士加入工会了,有杀戮值也可以下副本啊。没必要杀他洗红了吧?”


腥红女巫:“对啊,史蒂夫,我们还要过去吗?我晚上还想做个眼膜消消黑眼圈呢。明天再来围观新人可以吗?”


独眼龙:“欢迎冬日战士加入神盾局,相信在神盾局的每一天都会带给你游戏的乐趣和家族的温暖。以及,史蒂夫的公会贡献值+50。”


钢铁侠:“50的贡献值还不够史蒂夫今天用掉的氪金道具,弗瑞你真是越来越小气了。还不如给史蒂夫个年末好评。”


美国队长:“洛基,旺达,现在就过来。算你们一次社会活动。”


旺达:“马上到!”


洛基:“来了。”


独眼龙:“史蒂夫,我还在这里,不许徇私。”


美国队长:“算在公会贡献值上。”


巴基看着群情激昂的公会频道,犹豫了一下,终于默默的点了关闭。


山姆也没在公会频道里发言,而是直接询问巴基道:“说起来,我以为你不会考虑加入神盾局,起码不会现在加入。是什么改变了你的想法?史蒂夫吗?”


巴基再次诚恳的看着他:“是复活的CD时间。”


在山姆无语的注视下,巴基认真的给他算着帐:“在一招KO的前提下,PK的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单人的复活CD时间为1分钟,史蒂夫说有两名能量系玩家,那就是半分钟可以复活一次。以我的杀戮值,完全洗白需要10个小时。但如果我们属于同一公会,再加上好友,使用公会技能和好友技能,再加上复活卷轴,复活的CD时间可以缩短到10秒钟。这样子的话,完全洗白只需要3个多小时。”


山姆忍不住笑了起来,拍拍还在公会频道里大杀四方的史蒂夫:“明白。这样子的话,这小子晚上还能睡个觉。你有个不错的朋友啊,史蒂夫。”


史蒂夫立刻一脸感动的送了巴基两颗星星眼:“吧唧!你真的是为了我才加入神盾局的啊!”


巴基严肃的回应了他:“我始终以为,为了区区一个网络游戏,就日夜颠倒昼夜不分,那不是在玩游戏,那是在被游戏玩。”


史蒂夫心虚的低下了头。幸好这时,同样经常被游戏玩的洛基和旺达到了。


旺达一到就先声夺人:“史蒂夫,我这可是拼着黑眼圈也要来帮你啊。社会活动多算一次呗。”


洛基也不甘落后:“男人的黑眼圈也是黑眼圈啊。我要求和旺达同等待遇。”


史蒂夫用同巴基一样严肃的态度回应了他们:“首先,我认为,我们不能为了区区一个网络游戏,就日夜颠倒昼夜不分,那不是在玩游戏,那是在被游戏玩。其次,吧唧刚才提出一个方案,可以把整个洗白过程缩短到三个半小时。所以,恭喜你们,不用熬夜了。还有,先给我加套buff吧。”


他看着自己的朋友、同事和学生,切换到了攻击模式:“那么,我们开始吧。”





Winter Soldier D-smash:

说给盾冬黑子, 劝你们善良: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参考:Best friend insult meme